0371-6777 2727

怀旧音乐综艺走红荧屏

更新时间:2021-11-19

  中国铝粉市场调查研究报告墨城年味儿⑨|百年传承 即墨花边装点新气象[ 2021-11-05 ]近几年,翻唱经典老歌几乎已经成为歌曲类综艺节目的必备环节,原唱歌手也纷纷出山重返舞台,从较早的《歌手》到如今的《我们的歌》《时光音乐会》,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被那些时代旋律唤醒,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青睐老歌,除了记忆与情怀,很多观众更是觉得经典老歌犹如历久弥新的艺术品,通过怀旧音乐综艺焕发出新的神采。

  老歌新唱一直被视为音乐综艺制造热度的收视灵药。东方卫视音乐综艺《我们的歌》三季常青,今年9月回归荧屏。第三季节目最大的亮点,就是在舞台上全方位地挖掘观众的青春记忆,找寻并串联起每个时代的音乐回忆。74岁的林子祥加盟本季节目,古稀之年仍精神矍铄,他重新演绎的经典曲目,很快成为音乐热榜单曲,这位暌违乐坛多年的音乐老顽童也一举成功出圈。

  今年10月22日,湖南卫视怀旧音乐综艺《时光音乐会》首播,节目完全放弃了以往音乐综艺的比赛竞技模式,改以围炉夜话,邀请廖昌永和李克勤担任“时光好友”,谭咏麟、林志炫、许茹芸、张杰、凤凰传奇、郁可唯6位歌手担任“时光音乐人”,节目播出至今在音乐平台、短视频上的热度,一浪高过一浪。

  近年来,从《歌手》到《蒙面唱将》再到《我们的歌》,歌唱类综艺节目的花样不断出新,但高度趋同的内核都是在不断翻唱经典老歌。对此,北师大艺术与传播学院博士后彭侃分析说,怀旧音乐综艺走红荧屏并非偶然,从国际上的综艺制作趋势来看,社会的怀旧情绪折射在节目形态上,让一批怀旧类节目近年应运而生,国内综艺制作也受到了这股风潮的影响。同时,国内综艺制作的导向是既要有意思,又要有意义,而怀旧类节目致敬经典,可以融入一些文化、历史的元素在节目里,更具厚重感,因此成为一种非常流行的节目创新手段。

  老歌新唱节目的形式也不断推陈出新。比如多年前横空出世的《中国好声音》,基本定位是通过演绎经典老歌为歌坛选择新星的音乐真人秀。近几年推出的《我们的歌》采用了跨代际合唱竞技的创新模式,让老牌实力唱将和新生代歌手搭档组合,共同完成一首歌的演唱,前辈歌手与新生力量在“盲选配对”模式的推动下产生了很多令人惊喜的组合以及创新演绎。新推出的《时光音乐会》则注重挖掘作品背后的故事,创新设置“与自己对话”的环节,挖掘作品产生的时代背景、创作心路以及问世之后对于歌手本人的持续性影响等元素,意在增加观众对于音乐的理解,从而增强音乐作品对观众的感染力。

  部分老歌也因为老歌新唱音乐综艺的翻唱而再度翻红,被广泛传唱。比如林志炫在《歌手》中翻唱周杰伦的《烟花易冷》、李克勤和周深在《中国梦之声》中翻唱周华健的《天下有情人》,以及2020年李荣浩在《中国好声音》中翻唱陶喆的《爱我还是他》。在前不久热播的《披荆斩棘的哥哥》中,陈小春扮演小丑重唱自己的《算你狠》,呈现出舞台剧的表现力与感染力。

  以经典重生为主线的怀旧音乐综艺扎堆亮相,让很多人在歌声中回忆往昔,也让部分年轻观众初听老歌惊为天人,从此进入到听歌的“考古”岁月。如今的年轻人成长在网络时代,在海量歌单的冲击下,唱片和专辑对不少年轻歌迷来说已经是很陌生的概念。在此情况下,经典老歌通过怀旧音乐综艺重新进入大众曲库,让不少年轻人开始追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歌曲。这几年,经典的滚石、宝丽金时代的老歌,越来越被年轻歌迷所认识和了解。

  经典老歌时代,每一首流传下来的经典老歌都是歌坛大浪淘沙的产物。在那个年代,市场的多元与良性竞争,让越来越多的创作灵感迸发,正如李宗盛在自己的歌里所写“后面还有一班天才在追赶,写一首皆大欢喜的歌是越来越难”。与之相比,当下的大部分作品,更像是快消产品,经不起时间推敲。

  怀旧音乐综艺走红荧屏的背后,是目前的创作市场,发布新歌的频率与口碑都呈现出双降态势,不少词曲作者,因为无法适应网络时代的制作节奏与方式,纷纷选择封笔或者转行,随之而来的是歌曲的质量与传唱度越来越差,一首歌曲往往曲调平凡又词不达意,新老歌曲的品质高下立见。

  那个时代的流行音乐,许多都是大时代下人们心态的写照。而当年的听歌人,如今已经逐渐步入中老年,再听老歌,往往还能找寻到年轻时代的初心,这是怀旧音乐综艺对于一代甚至几代人的情怀优势。

  不过,打情怀牌也是一种消费和消耗,随着音乐综艺节目越来越依赖老歌,不少节目盲目追求舞台表现效果,让歌手过度炫技或者对歌曲胡乱改编,这些做法不仅摧毁人们对经典的美好情感,也会让大众审美越来越跑偏。所以,如果不用审慎的态度去面对经典的翻唱,真是相见不如怀念了。

  彭侃表示,怀旧音乐综艺属于“情绪娱乐”的范畴,这类节目用强烈的情感去触动观众内心,用通俗的话说就是煽情,这也是节目的风险点,因此要掌握合适的度,保持足够克制,不能掉入过度煽情的陷阱。

  谈到怀旧音乐综艺未来的制作趋势,彭侃认为,竞争导致同质化,也许很快会有更多怀旧节目蜂拥而至,要找到差异化路径才能最终脱颖而出。(邱伟)

  加快5G的基站建设和商用步伐,完善以数据中心、智能计算中心为代表的算力基础设施建设,为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打下坚实物理基础。

  在“十四五”开局之年,需要深刻认识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促进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支撑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建设等方面的重大意义。

  正因为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深深植根于人民、为了人民、依靠人民,是人民的理论,并得到了人民的认同、支持和拥护,才改造了中国,改变了世界,改写了人类历史,生动诠释了“行”的理论品格。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应有之义。“创新驱动”更深层次的重要问题是何以“驱动创新”?

  在迈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过程中,共同富裕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而生态富民可以也应该发挥巨大的功能与作用。

  从建设经验来看,智慧城市建设模式已从政府主导向社会共同参与、联合建设运营的多主体、多元化模式转变,“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公众参与”共创价值模式值得借鉴。

  未来在中心城市及周边的都市圈,人口将持续增长。而在远离中心城市的外围地区,将出现人口负增长。为了顺应这一人口重新布局的趋势,需要实施差别化的城乡和区域发展政策。

  数字文明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它涉及经济、政治、文化、心理、环境等多层面内容,而社会数字关系的不断优化则将为各方面工作的有序、高效开展创造更为便利的条件。

  国庆前夕,孟晚舟归国。经历风雨,安归故里,她感谢祖国人民的支持,她深感祖国的强大,在走下飞机时说出让人心动的佳句:“有五星红旗的地方,就有信仰的灯塔”。

  中国用全球9%的耕地养活了占全球近20%的人口,并积极参与全球消除饥饿行动和粮食贸易,不仅成功解决了14亿多人口的吃饭问题,也为世界粮食安全做出了突出贡献。

  推动黄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保护是新时期推动黄河文化保护传承弘扬的战略抓手,任务重、系统性强,需要统筹考虑、协同推进。

  回顾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历史进程,中国始终能够化危机为转机,推动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并在这一实践进程中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历史经验。

  美国对阿富汗20年的所谓民主“改造”不过是美国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喀布尔时刻”再次鲜血淋漓地撕下了美国“普世价值”伪善面具。

  “积极做行动派、不做观望者”,促进14多亿人口的共同富裕,“中国之治”的实践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注入强大信心与力量,充分体现出一个大国应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中国目前处在第一次现代化进程叠加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关键节点上,既要借鉴发达国家第一次现代化转型中城镇化建设的先进经验,又要面对第二次现代化转型的新形势。

  治理腐败,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应坚持精准施策,通过持续深化改革和净化政治生态,追付腐败宏观政治成本,根治诱发腐败的“毒素”。

  在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内外形势趋于复杂之际,应尽快完善对自媒体的法律监管体系和行业引导机制,将预期管理主动延伸至自媒体平台,以维护市场的有效性和稳定性。

  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深度、广度、难度都不亚于脱贫攻坚,在脱贫攻坚历史性地转向乡村振兴的交汇期,“三农”工作必须为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铺平道路。

  无论是中部地区还是各大区域重大战略都不能够固步自封,应该在内部“抱团取暖”的基础上,进一步秉着“一体化”的理念,将内部优势产业、元素延伸到其他区域,不断加强不同城市群之间的合作。

  科技创新是系统工程,人是其中最重要的变量,只要把人的作用发挥好,我们就把握住了创新的脉搏,就有了推动我们国家更好更快发展的最大动力来源。